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汪的博客

玩着写 写着玩——不亦乐乎!

 
 
 

日志

 
 

(原创)日照的日子:相会台风“派比安”  

2009-09-05 07:55:41|  分类: 日照的日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9年9月,我从青岛交流到日照合作公司任职,到2007年6月免职退休,在日照工作了将近八年。闲暇时随手写了一些体会、思考和感想,现选择部分发表,算是对日照这段工作经历的回顾。     

 

  接连预报了几天时间的台风“派比安”姗姗来迟,直到八月三十一日中午才骄横地光临日照这座新兴的港口城市。它挟着浓浓的乌云、裹着倾盆大雨、不可一世地呼啸而至。台风是灾害性天气,具有相当大的破坏力、造成的破坏好损失相当惊人,但台风在短时间内丰富的降雨可以缓解缺水的干旱。或许这是大自然的一种平衡吧!

  对台风的记忆还是读小学的时候。

  记得小学一个暑假期间青岛刮了一次台风,雨很大,风也很大,大人不允许小孩子出家门。台风过后,学校院子里孩子们经常围着“藏猫儿”的那棵老槐树被刮倒了。听大人说,“流亭河”涨大水,城阳石桥附近淹死了两个执行任务的海军战士。“海军都会凫水,怎么会淹死呢?”这个疑问一直在我的脑海中转悠了好多年;对于台风的深刻印象还是参加工作以后:

   1985年8月19日第九号强台风在青岛登陆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那时我在黄岛。

  当天早晨五时左右狂风大作,暴雨如注。大风刮得人摇摇晃晃,几乎无法走路,人们只得躬着腰、低着头,一步一步地往前挪动。那雨实在是太大,虽然穿着雨衣,但不一会儿全身就全湿透了。十点以后风和雨有所减小,中午前后雨逐渐停止,风却仍不见小。台风把厂房南边围墙刮倒了约二百米,那个地方恰好是个风口;厂区南方海域循环水的防沙堤坝在台风过后不见了踪影,直道退潮时才发现它被海浪冲得七零八落;附近有五、六艘渔船被大浪卷到了沙滩上,成了名副其实的“登陆艇”;从来没有见过海的潮位是那样高,停靠客轮的浮码头的底部几乎与码头的平面一样平。

  九号强台风在青岛登陆时仅仅肆虐了几个小时,却刮倒了许多树木、电线和通讯线,著名的“青岛栈桥”也遭受严重损坏,不少地方闹了水灾,损失是相当大。九号强台风的强度是始料不及的,当时正值天文大潮,“风暴潮”的破坏力量十分巨大。根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报道,第九号强台风开始是在浙江沿海登陆,没有想到擦了一个边、又重新回到海上继续北上,在青岛第二次登陆后穿过山东半岛进入渤海湾,又在辽宁半岛第三次登陆,最后直击朝鲜半岛,韩国的损失非常惨重——这是非常少见的一个强台风。

  十二年后,即1997年8月19日早晨,当年第十二号台风与青岛擦边而过。当天凌晨三、四点钟风力开始增大,七、八点钟时风力最大。这个台风的强度虽然不是很强,但造成的影响和损失也不小。

  现在世界气象组织除了台风继续编号外,还为台风命名,名字由各个国家提供,由气象组织选择发布,什么“悟空”、“雨神”、“天鹅”,这些台风的名字既好听、又神秘。

  前两天“杰拉华”台风对山东沿海的影响刚刚过去,“派比安”台风又从南海一路北上、一路加速紧随其后,急急忙忙赶到黄海与今年的天文大潮汐相会,形成了破坏威力巨大的“风暴潮”天气。我当然不会放过这难得的气象奇观,决心冒雨一睹台风“派比安”的风采。

  下午三点多钟我和司机小S乘车来到日照万平口海水浴场,只见沿海的马路上空无一人,偶尔看到一、二辆汽车匆匆驶过。这样恶劣的天气谁还会出门呢?万平口海边空空荡荡,临近海边那屈指可数的几座兼做酒店的更衣室门窗紧闭,门口垒起高高的沙袋。

  远远望去,大海它失去了往日微波荡漾的温柔,失去了往日蔚蓝清澈的色彩,失去了往日如诉如泣的沉静,失去了往日包容一切的大度,失去了往日与人亲昵相拥的脉脉温情。海面变的暗淡阴沉,与天空密布的乌云浑然成为一体,涌动着一排排滔天的巨浪。它们以摧枯拉朽般的力量,前仆后继地冲向沙滩、冲向陆地。借着大风的帮助,海浪每隔十来秒钟向岸边发起一次猛烈地冲击。第一排浪涛与坚硬的防浪堤激烈地碰撞之后,飞溅起十米多高浪花,变成了数不清的小水珠儿,又回到大海的怀抱重新孕育力量。第二排、第三排浪涛毫不畏惧地接踵而来,更加勇敢、更加有力地向堤坝冲去。在一次又一次凶猛的冲击之下,防浪堤被毫不留情地撕开一个口子;在一次又一次冲击之下,口子越来越大,竟然形成了一段不小距离的坍塌。海浪顺着沙滩势不可挡地扑向沿海的马路,海水和雨水融合一起,一片白色茫茫;海水挟裹着大量的沙子,在马路上淤积成一个个此起彼伏的沙丘。大海旁若无人地咆哮,好像一头巨大的怪兽在发怒,在寻找那些敢于和它抗衡的对手。那声音与风声、雨声交响汇映,惊心动魄,我情不自禁地感叹:太伟大了!

  我更是由衷地赞叹那道犹如一条蜿蜒黝黑的长龙--傲然屹立在海边的防风林带。在滂沱大雨中,它一面奋不顾身地与狂风鏖战,一面顽强地与大海的汹涌波涛对峙,那是一道壮观而又不可多见的风景,一幅大自然神奇能量急剧积累与骤然迸发的惊天动地的画面,一支荡气回肠、催人奋进的进行曲……

  “派比安”台风过去了,第二天早晨雨停了,天晴了,风也小了许多,但大海仍然在不安地涌动着,汹涌澎湃,涛声如雷。

  “大浪淘沙”这话一点不假,沿海的马路已经变成沙丘,到处是湿漉漉的海沙,而且沙子的质量非常好,一粒一粒的,精细、精细,金黄、金黄。不长的马路上挤满了各式各样载重卡车、农用车和大小拖拉机,人们在纷纷装运海沙,场面好不热闹。当地政府规定,为了保护海滩,禁止在海滩开采沙子。但对于老天爷如此大方的恩赐,可是不要白不要啊!还能顺便把马路清理得干干净净,节省了那些打扫卫生人的劲儿,何乐而不为!

  台风过后,碧空如洗,阳光灿烂,绿树葱郁,空气清新,港城又恢复了往日那种熙攘和喧嚣。沿海马路两旁水果摊上堆满了大西瓜、五颜六色的泳装和眼花缭乱的塑料泳圈。由于暑期即将过去,海边的人流明显稀疏,那些戴着统一样式太阳帽的旅行者明显减少。不过,格外出眼的还是那些女孩子,不是因为她们身上那短短的“休闲”裤、不是因为她们脚下那高高的鞋子、也不是因为她们那男孩模样的发型,而是因为她们的头发那奇异的色彩。

  据中央电视台年报道,9月1日上午的“派比安”台风一直在海上行进,穿越辽宁半岛后横扫朝鲜半岛,韩国遭受台风袭击、损失惨重。

  这时我突然想到,“派比安”与1985年第九号强台风的运行轨迹几乎一模一样,有所不同的是“派比安”台风仅仅是从青岛和日照等地擦肩而过。

  “派比安”台风令人震撼,同样也令人遐想连绵——台风在浩瀚的大海上诞生,台风最终在广阔的陆地上消逝,大自然制造的神奇实在太多、太多。 

 2000年9月3日于日照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