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汪的博客

玩着写 写着玩——不亦乐乎!

 
 
 

日志

 
 

(原创)九月的“万平口”  

2008-09-07 16:42:22|  分类: 岁月悠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万平口”(网上图片)

       经过多年持续不断的开发和建设,日照这个位于黄海之滨的小城市变化可谓天翻地覆,如今已经旧貌换新颜:马路宽了、小轿车多了、高楼大厦处处可见、大专院校纷纷落户建立分校、演艺界的知名人士频频光临、商贸和房地产投资商络绎不绝、“银座”等知名超市连锁店相继开张。然而当地政府领导和老百姓最引以自豪的是2006年成功举办了“欧洲470级帆船锦标赛”、2007年秋天又承办了“全国首届水上运动会”,使日照的影响正在向海外拓展,当然还有不时出现在中央媒体显著位置有关本地社会发展的宣传报道。
       日照,因“日出初光先照”而得名,历史记载最早见于宋元佑二年,当时这里拟建置镇,后人们发现每天清晨太阳从海上冉冉升起的时候,那一缕缕阳光最先照到的是这片土地,所以取其“濒海日出处初光先照之意”而命名。
       作为日照的画龙点睛之处,“万平口”海滨风景区是市区最大的景区,此处的海岸线长5000多米,占地面积760万平方米,自然环境优美宜人、空气湿润清新、沙滩宽阔细腻、海水清澈透明、阳光明媚灿烂,可以进行海水浴、日光浴、沙滩浴、以及沙滩排球等运动,最能体现日照“蓝天、碧海、金沙滩”的特色,是市民休闲和娱乐的好去处,更是对外的一个靓丽窗口。过去的“五一”和“国庆”两个黄金周、以及整个暑期,众多旅游者来此驻足浏览,或游泳、或日光浴、或去海滩赶海、或在渔村吃海鲜、或在沙滩上拣卵石。据日照市旅游局公布的数字,“万平口生态公园”每年接待中外游客320万人次、最高峰时日接待游人可达15万人次。
       与日照地名丰富的内涵一样,“万平口”的来历也很悠久。现在“万平口”景区内有一处泻湖,曾是历史上的一个天然避风港、历代商船多停泊于此;“万平口”既有“万艘船只平安抵达口岸”之意,也有“万事平安”的寓意。
       对于“万平口”情有独钟,不仅在于它优美的自然条件和精心打造的公园式海滨建筑,吸引并征服我的是“万平口”的大海,是它那宽阔博大的胸怀、变化多端的气质、深邃含蓄的思想、还有如约而至的潮起潮落;大海或汹涌澎湃、或欢歌笑语、或低吟轻诉、或静谧无言的千姿百态。在异地他乡工作近八年时间里,与大海那种无法割舍的情感一般人难以想像和理解——因为异地交流,1999年9月6日我从青岛来到集团公司下属的日照公司工作,直到去年退休。
        或许原本喜好游泳的缘故,初来乍到我就深深地喜欢上日照“万平口”海滨,那时“万平口”周边还没有一栋像模像样的建筑、甚至连能看上眼的更衣室也没有几间;那时虽然刚刚进入九月,金灿灿的沙滩却显得冷冷清清、空空旷旷。一阵海风略过岸边防风林,那呜咽般的鸣叫让人感到凄凉与孤独。


       “万平口”海滨有这么好的沙滩和这么清澈的海水,九月又是这么好的季节,为什么没见到有人下海游泳呢?我有点儿百思不得其解。不管三七二十一,我换上泳装独自下海,一口气游了四十多分钟!
     从那以后,工作空闲之余我便驱车到“万平口”下海游泳,游泳成了我在日照工作和生活中不可豁缺的部分。每年“清明”节气前后选择一个潮水和天气都比较合适的日子下水、戏称为“开幕式”,一直游到“小雪”节气后方罢手、戏称为“闭幕式”。这样算下来一年总共能在海里游上二百多次。游泳时自个儿的身心完全彻底融入大海,舒展身体,舒展胸怀,也舒展思想,那种快乐与惬意是平常人体会不到的。
       游泳的“副产品”是看光景。岸边是连绵不断的沙滩、蜿蜒黑黝的防风林和多彩多姿的花草;天空中翱翔的海鸟、海面上游弋的渔船、还有游人戏水的喧闹和日光浴的闲情逸趣。当然,游泳之后经常会兴趣盎然地写下几句歪诗、几篇不伦不类的东西,自我欣赏,自得其乐。日积月累,八年的功夫竟然写下二十万多字。这些当时心境的记录和写照,现在已经成为历史,虽然它不会启迪任何人,却为我退休以后的人生轨迹设计提供了难能可贵的心理支持和精神参照系。
       经常在“万平口”海边游泳,不仅和那些卖食品饮料、出租阳伞泳具、开游艇的摊贩们混的很熟,慢慢地还结识了当地一批年纪大大小小的“泳迷”,在波涛中相会,彼此招呼问候,别有一番情趣。这帮“泳迷”大约三十来号人,都是早晨成群结队骑自行车来游泳,可以说风雨无阻。这些人的年龄基本在五十岁左右,最大的今年已经六十八岁,最小的才三十来岁。这帮人下海游泳不讲究游泳的姿势,不计较游的时间长短,大伙儿扎堆儿下水,一边游一边说着家常里短,高兴的时候几十号子人一起大声喊叫,这时岸上的人也会遥相呼应,情不自禁地跟着呼喊起来,那场面颇为壮观。有个叫泳友竟然在海里呼喊沿街叫卖的“磨剪子”调,声音圆润洪亮,非常有特色:“磨剪子来——抢-菜-刀!”
       由于上班时间的关系,开始时我是“独来独往”去游泳,一般不与那些“泳迷”入群,在水里偶尔相遇也仅仅打个招呼表示礼貌。后来不知道怎的,这帮“泳迷”竟然把我的信息搞的非常完整,连办公室的电话也一个数不差,而且有的“泳迷”在海里直呼我的姓,真的让人有点儿吃惊。彼此熟悉以后,有的“泳迷”经常在碰面的时候向我讨教游泳技术,因为我比他们游得远、游得快、游得轻松、游得时间长。盛情难却,我只好三言两语提示他们海里游泳一要注意控制节奏、二要注意保持规范的泳姿、三要注意根据个人的情况量力而行。这些人中有一个叫朱云泉的热心人,竟然搜集整理了一些经常在“万平口”海滨“泳迷”名单,足有五六十人,姓名、单位、联系电话应有俱有,并冠以“万平口海滨游泳爱好者”头衔。关于“万平口海滨游泳爱好者”这个组织我还是从校友那里得知的,她爱人也是个“泳迷”,他手里就有一份“万平口海滨游泳爱好者”名单,空闲时两口子翻弄着看,觉得我的名字很熟悉,于是主动打电话与我联系。呵呵,没想到这份名单让近四十年没见面的校友在日照相会了!
       看到“万平口海滨游泳爱好者”名单以后,发现我们公司“杨子”的大名也赫然列入其中,我差一点儿没笑出声来。
       “杨子”是来自冀中平原的满族汉子,2003年12月份到我们单位交流任职。他心底善良,为人正直,非常敬业、工作非常认真、非常卖力,我很喜欢和他这样的人共事。“杨子”在我们公司里分管生产、安全和技术工作,白天已经很辛苦、很劳累,晚上还经常去现场解决突然出现的异常情况。考虑再三,我在2004年夏天的一个周末把“杨子”拉到“万平口”海边,游泳所需的行头早已准备齐全,不由分说拉他下了水。想不到“杨子”很快尝到甜头,每天早晨坚持与我一起下海游泳、一直到他交流到其他单位任职。 “杨子”下海游泳的示范效应显而易见,那年夏天公司里不少职工纷纷加入到游泳队伍中来;下班后只见老婆孩子携带着五花八门的泳具,成群结队涌向海边,涌入大海,嬉笑戏水,好不热闹。
       在海里游泳的时光是充满刺激和欢乐的,日照的工作和生活在游泳的时光中也就变得不怎么漫长、不怎么难熬、不怎么寂寞了。这不,一转眼近八年时间就这样过来啦——2007年6月我退休回青岛,那时“杨子”已经交流到其他单位干“一把手”去了。
       回头看看在日照的经历,没有失落、委屈与寂寞,只有充实、快乐和坚强!
       回头看看在日照的经历,难以忘怀日照这些年的巨大变化,难以忘怀与“杨子”等同事一起工作的日子,难以忘怀纵身大海畅游的时光,难以忘怀“万平口”的九月:
       经历了冬天的冰冷、春天的骚动与夏天的喧嚣以后,“万平口”的九月天空如洗般的洁净,蓝天里游动着团团白云,一群群在海鸥轻盈翱翔、翩翩起舞、欢快讴歌;放眼望去,远处水天相连的际线清晰可见,不时有一艘艘披红挂花的渔船鸣放着震天响的鞭炮驶向远海,它们将追逐着“秋汛”的踪迹喜获丰收;海水也变得更加清澈透明,轻柔滑腻,温和宜人。
       与刚来日照那几年那冷冷清清的场面不同,九月的“万平口”更加风采迷人。蔓延数公里的沙滩上林立着五颜六色的阳伞,犹如一片盛开的花。三三两两的游人悠闲漫步、以大海为背景摄影留念,有的则俯下身子专心致志地寻找着他们希望得到的贝壳和海星。

       他们大多是来在全国各地的游人,从那乐呵呵劲头知道,他们当中有的人甚至是第一次可见大海:

       “大海——我来了——”,呼唤此起彼伏。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