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汪的博客

玩着写 写着玩——不亦乐乎!

 
 
 

日志

 
 

(原创)桑尼“下课”有感  

2008-08-11 17:01:22|  分类: 闲言碎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桑尼在指挥比赛 

 

  前言:   

  昨晚,中国国奥队在自己崇尚的“福地”沈阳以0:2输给比利时队,再一次让那些早有思想准备、却充满期望球迷的热情跌入谷底;屡败屡战的中国足球早已让人无话可说,于是翻箱倒柜找出八年前写的一篇《桑尼“下课”有感》,以回味其中的苦辣酸甜……

 

  球队需要成绩,名次是球队荣誉和生命,更是主教练的荣誉和生命,绿茵场由此演义了多少足球教头悲壮故事。前南斯拉夫人桑特拉奇在鲁能泰山足球俱乐部的成功与失败,让人们再次感到了足球的神奇与魅力……

  我不是球迷,从来不进球场,甚至连一场电视直播的球赛也没有完整地看过;我丝毫没有为桑特拉奇打抱不平的意思,因为他的起伏升降在足球圈子里是司空见惯的。但今晚6:30山东电视台报道了鲁能泰山足球俱乐部主教练桑特拉奇休假(下课)的消息却又不能不引起许多联想。

  理想之一:成绩是最好的证明,“桑尼”是一位优秀的足球教练。毋庸置疑,对于中国足球史来说,1999年是南斯拉夫人“桑尼”的成功年、风光年。

  在韩国人金正南失败的基础上,南斯拉夫人“桑尼”以他的聪明和智慧,创造了一个足球历史的神话,给山东人、乃至国人一个大大的惊喜——他把 “双冠王”的光环戴在了足球界称之为“糙哥”的鲁能泰山将士头上,从此改写了中国足球的历史。

  球队需要成绩,名次是球队、更是主教练的荣誉和生命。1999年的“桑尼”让政府喜出望外;让球迷欢喜若狂;让俱乐部大出风头;让球员无限风光。从此没人怀疑“桑尼”的执教能力和水平:没人对鲁能泰山足球俱乐部选择“桑尼”作为主教练的决策评头品足。

   此时的“桑尼”理所当然成为山东足球的“救世主”,鲁能泰山俱乐部理所当然成为山东省各行各业的楷模,随之而来的是“泰山精神”席卷齐鲁大地的狂飙。善于随风摇摆的中国足球界也不甘落后,理所当然地匆忙向“桑尼”抛出邀其出任国家队主教练的绣球,而一些俱乐部更是急不可待,争先恐后引进南籍教练和球员,一时间中国足球界南风劲吹。

  此时的山东球迷理应为之欢呼雀跃,因为他们渴望自己所喜爱的足球队过一把冠军瘾,冠军当然多多益善。

  此时的各级领导理应为之高兴,除了荣誉外,他们最需要的是社会的安定。足球虽然也有黑暗面和暴力倾向,但更多的是精神享受、精神激励和精神升华。你看,数以万记的球迷同一个时间聚集在同一个场地,用同一个声音为同一个球队摇旗呐喊,那是多么令人激情迸发的时刻和场面!毕竟与走火入魔的“XX功”练习者是根本不同的两码子事。

  此时的足协理应向桑特拉奇频送秋波,他们实实在地看到了他的能力和成功,似乎在“桑尼”的身上已经露出中国足球“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希望之光。

  此时的那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笔杆子们,理应以极大的热情著书立说,总结“桑尼”的经验,提升“桑尼”的精神,为把“桑尼”由人捧为“神”的运动推波助澜、火上浇油。

  足球与社会紧密相连。足球一旦与中国特色和中国国情紧密相连的时候,各种关系错综复杂,各种矛盾相互交织,各种因素相互制约,于是对与错、是与非、内部与外部、近期与长远、理想与现实等,无不变的混沌迷乱。“桑尼”个人的悲剧或许由此开始,鲁能泰山足球俱乐部的悲剧或许由此开始,球迷的悲剧或许由此开始,中国足球事业的悲剧或许也是由此开始。

  联想之二: 新世纪的开局之年2000年并没有给“桑尼”和他的球队带来好运,没人会料到鲁能泰山这个赛季竟会如此尴尬和狼狈,但鲁能泰山就这么个水平。在这个问题上“桑尼”与大家犯了同样的错误。

  甲A1999年赛季,“桑尼”的神奇、鲁能泰山的神勇,俱乐部的潇洒,确实给众多人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同时也给人们留下了超乎于事物发展规律的渴望。而时间却毫不留情地把鲁能泰山的“双冠王”荣耀留在了1999年,2000年“桑尼”和他的球队没有得到“上帝”更多的恩惠。

   这就是神秘莫测的足球!

   在2000年里,机智的“桑尼”和愚笨的“桑尼”在不断地变换角色:

  “桑尼”明智地拒绝了中国足协邀他当国家队主教练的盛情,“桑尼”却又不明智地留任鲁能泰山。

  要知道中国国家队主教练的位子是中国足球界至高无上的荣誉、曾经为多少足球人所梦寐以求!然而又有多少人在这个位子上身败名裂、前程断送:苏永舜、曾雪麟、高丰文、徐根宝、德国的施拉普那、戚务生、英国的霍顿、自然还有其他前仆后继的后来人……

  中国足球的现状是,急于发展的地方各俱乐部引进外籍教练千篇一律地采用了“短平快”策略,决定了外籍主教练任期必然是短命的,这就决定了中国足球发展道路必然是漫长的窘况。

  鲁能泰山足球俱乐部致力于按照市场规律运做,从成立之初就气势夺人,提出了“冲三甲、争第一”的目标,在沉闷了多年的中国足球界响起一记震耳欲聋的惊雷;鲁能泰山足球俱乐部力求融入现代企业管理的精髓,“严格管理、严格训练、严格比赛”的足球理念,令足球人耳目一新;鲁能泰山足球俱乐部在大连万达集团公司退出足球业的时候,挥舞“发展足球产业,建设百年足球俱乐部”的大手笔,为全国的足球俱乐部树立了鲜明的旗帜;鲁能泰山足球俱乐独树一帜的做法,无疑给中国足球吹来一股清新的风。

  足球既然是一项产业,必然存在着投与入产出的关系。坚持不懈地学习西方足球先进国家俱乐部的经验,引进高水平的外籍教练员和球员、培养后备力量、建立二三线队伍等都是投入。顾名思义,产出就是球队在联赛中好的名次。这就决定了外籍主教练和球员引进必须出成绩的原则,实行“动态管理”,新陈代谢。这是十分正常的行为。“桑尼”已经创造了99赛季的辉煌,今年他带队的成绩必须超过去年、至少不能低于去年,而去年的奇迹在今年几乎不可能再发生。本赛季开始有人预测,赛程过半“桑尼”将是甲A 下课的外国主教练之一。事实证明,球队成绩不好,最讲义气、最重感情的山东人也不可能违背市场和足球的法则,只会义无返顾地效仿四川人高喊“下课”,哪怕他的祖国再次遭受到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国家的狂轰滥炸。

  “桑尼”是个聪明人,明白尊重球迷、和谐地与媒体相处的至关重要性,却不明白被球迷和舆论的“神化”的后果——神像是人塑造的、也是人打碎的。

  球迷是球市的上帝,媒体是左右上帝之手。“桑尼”执教经验丰富、机智聪敏、乐观自信、善于同球迷和媒体沟通。对此,上个赛季他无可挑剔。本赛季他与球迷和媒体之间的不懈之音与日俱增,直到摩擦和冲突公开化,说到底还是因为球队成绩不理想引起的。99年鲁能泰山喜获 “双冠王”是不争的事实,“桑尼”由此受到球迷的爱戴顺理成章,对于“桑尼”抱有更高的期望值顺理成章。一旦成为球迷和媒体心目中的偶像,“桑尼”就失去了做为平常人应有的“犯错误权”和“失败权”,只许成功,不许有任何闪失。先是球迷和媒体对外援引进、战术布置、上场球员确定等具体问题的疑义,后来是对他产生信任危机、最终发展为“倒戈”。这种快速的变化或许“桑尼”压根没有想过、或许压根没有想到。从另外一个角度思考问题,球迷和媒体对于“桑尼”的“倒戈”也许不是一件坏事,在摆脱了盲目的迷信和乐观以后,我们发现我们对足球的认识是何等的幼稚和肤浅。

  “桑尼”正确地为鲁能泰山2000年赛季确立了新的计划,却脱离实际地追求不切合实际的目标:什么“超霸杯”、甲A冠军、“足协杯”和“亚俱杯”。

 鲁能泰山足球队自从得了99年“双冠王”以后,不知咋的许多人都不会实事求是了,在“泰山精神”的激励下,背靠“鲁能”这所谓的全国“第一品牌”,一厢情愿地钟情“超霸杯”、甲A、足协杯和亚俱杯。

  泰山还是那个泰山。去年是相互制衡的赛制把泰山推上“双冠王”宝座的,今年却好景不再。加上长途跋涉到南斯拉夫打比赛,疲惫不堪,伤兵满营,“超霸杯”中“辽小虎”以逸待劳,气势如虹,“桑尼”和他的弟子硬是没了脾气。不久以后的义赛又败在同省兄弟“海牛”的蹄下。此时的鲁能泰山危机四伏,遗憾的是人们依然迷信“桑尼”,甚至把他的无奈看作是机智——兵不厌诈,保留势力打甲A。当甲A之初输给甲 B升班马云南“红塔”的时候,一些人对鲁能泰山的状态产生了怀疑,更多人在暗中为鲁能泰山捏着一把汗。可能是机智的“桑尼”又让球迷惊喜了一回,泰山后面几场居然连胜,压在球迷心头上的阴蔼很快烟消云散。好景不长,“大连实得”掀起进球狂潮让鲁能泰山垂头丧气、让泰山球迷目瞪口呆;青岛“海牛”大战泉城,“桑尼”竟临阵拂袖而去;客场作战的泰山在沈阳任“海狮”口咬脚踩;天津“泰达”也神勇地登上泰山之巅;连吉林“敖东”这样保级无望的队,也毫不客气地教训了“双冠王”一顿。不肯服输的“桑尼”不认那壶酒钱,他的精神支柱是理论上鲁能泰山仍有夺冠的一线希望,最坏的打算还有“足协杯”。兵败如山倒,重庆“隆鑫”赛前在韩国人李章珠率领下登泰山得到了灵气,神勇无比,反客为主,彻底打碎了鲁能泰山保面子的“足协杯”之梦。尽管“桑尼”还在大谈特谈球队2005年的发展计划,尽管他竭力否认与北京“国安”有眉来眼去,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一定感到了强大的压力,他一定清楚地听到了球迷一浪高过一浪的“下课”声音。  

  联想之三:桑尼的“下课”与他的“上课”一样正常,正常当中不正常的又是什么呢?
        凭心而论,鲁能泰山目前仍是国内中游水平的球队。99赛季鲁能泰山获得“双冠王”的殊荣,“桑尼”功不可没;俱乐部功不可没;球员功不可没,这些评价都是正常的。因为有了“双冠王”的头衔而“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的盲目性,或是“一俊遮百丑”的昏昏然,则是不正常的。
        肯定球队的拼搏精神和技术进步是正常的;看不到“运气”、即鲁能泰山在夺取“双冠王”过程中特定条件(北京绝杀辽宁队)的作用,则是不正常的。
        雄厚的经济基础是一切足球俱乐部生存的前提,必要的财力投入是正常的;但财大气粗不能代替俱乐部市场化的运做,认为有了钱便有了一切,则是不正常的。
        气势上不惧怕对手、敢打敢拼、争当第一的精神是正常的,追求轰动效应和不切合实际的目标,则是不正常的。
        胜败乃兵家常事,对于一支球队来说,一场球的输赢,一个、甚至几个赛季名次的好坏,是正常的;但要求只赢不输,则是不正常的。
       期望球队不断进步是正常的,要求在短时间达到比较高的水平、一口吃成个胖子,则是不正常的。
       球场如战场,胜败论英雄,是正常的,人为地制造和炒作,仅凭99年一个“双冠王”就把人变成“神”、把“泰山”变成“珠峰”,则是不正常的。
       以球队的成绩衡量主教练的执教水平和能力是正常的,置球队实质性的进步和客观条件于不顾、走马灯式的更换主教练,则是不正常的。
       如此等等,如此太多、太多的正常和不正常……
       即使如此,多数人仍然坚定不移:99年“双冠王”是鲁能泰山获得的一次历史性的成功,是中国足球运动史上的一个奇迹。太快的成功给我们带来了惊喜的同时,痛苦和困惑相伴也应运而生。
        人们不禁要感叹足球的魅力在于不可捉摸!
        同时人们突然发现,鲁能泰山队2000年赛季的名次不理想是事实,但这是与鲁能泰山的实际水平相适应的成绩,或许这正是一支成熟球队的必由之路!
       “桑尼”不也一样吗?他在世界足球场上经历过许多成功和失败,才成为足坛公认的优秀教练员、名教练员。仅一年时间,他把鲁能泰山带到两个冠军的宝座上,这是其他高水平教练未必能够做到的,甚至今后也未必能够做到的创举!何况他的思想和风格正在溶于泰山的躯体与灵魂。
       “桑尼”走了、“桑尼”的影子在鲁能泰山无处不在,“桑尼”的形象深深地铭记在广大球迷的心中。那些希望“桑尼”下课的人万万不要因为“桑尼”的下课而高兴。因为鲁能泰山俱乐部主教练的后来人不一定能赶上或者超过他。今天的喜剧变成明天的悲剧,明天的悲剧变成后天的喜剧,事物在不断地变化!那些真心拥戴和热爱“桑尼”、希望他能成为鲁能泰山队终身主教练的人请不要伤心,切切不要怨恨俱乐部的无情无义,因为俱乐部只能以“胜败论英雄”;不要怨恨那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媒体,因为媒体制造新闻和炒作的新闻本来就是足球大餐中的“佐料”,缺少了反倒没有味道;不要怨恨那些“倒戈”的球迷朝三暮四,因为球迷的反复无常是球市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更因为“桑尼”的离开对于中国足球而言实在是太平常了。
        难道不是吗?我们需要一颗平常的心。
        在足球急剧升温的时候,需要我们用平常的一颗的心去看待它;当胜利来得太快、太突然的时候,同样需要我们用一颗平常心去思考……

原作于2000年9月14日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