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汪的博客

玩着写 写着玩——不亦乐乎!

 
 
 

日志

 
 

(原创)“端午节”晨泳万平口  

2008-06-08 07:26:28|  分类: 岁月悠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浪共舞

 

       早晨照例还是那个点儿起床。

       打开窗户,首先听到的是那只勤快布谷鸟洪亮圆润的叫声——“布谷、布谷”,那样熟悉,那样亲切,又那样令人多思多想。刚刚洗涮完毕,门铃突然响了,看了看表刚刚五点种多点儿。谁呀,这么早叫门?我一面捉摸一面开门,原来是司机小孙送来热乎乎的粽子和煮成黑褐色的鸡蛋。可能爬楼梯的缘故,他气喘吁吁地说:“今天过端午,趁热吃吧,早晨刚煮的,小包里有白糖。”

  啊,今天是“端午节”!怪不得院子里那些晨练的老太太人人手里都拿着一把艾蒿。去年“端午节”小孙也来送过粽子,那情形至今清清楚楚,时间过得真快呀!

“吃粽子不慌,先去游会儿泳吧”我说。

 其实今早去海边游泳是有“预谋”的。昨天中午中央电视台发布天气预报称,2001年第二号台风“飞燕”已减弱为热带风暴,它的外围即将影响黄海海域,海上风力将达6~7级,并伴有大面积的降雨过程。与往年相比,今年台风对黄海的影响时间提前了一个多月。但根据“飞燕”台风行进的路径和速度测算,今天早晨去游泳不会有什么问题,那能轻易放过呢?所以昨天晚上睡觉前就把一切准备就绪,今早赶在“飞燕”台风到来之前,见缝插针,美滋滋地游上一把。

  早晨的“万平口”海边空荡无人,五颜六色的太阳伞孤零零地耸立在空旷的沙滩上,阴沉沉的天空布满浓郁的乌云。云层毫不客气地遮掩着太阳,太阳失去了往日的骄横,那偶尔露出的一丝光亮说明它还存在和运转轨迹。虽是阴天,可空气特别清晰,能够看得很远。视野中大海与天空交际处是一条格外美丽的线条,“石臼港”码头输煤栈桥雄伟地屹立在波涛中。站在岸边远远看去,海面非常的平静,浪涛富有节律地发出轻轻的哗哗声,如同来到一个深沉却孕育着摧枯拉朽般的巨大力量、神秘却充满着无限的诱惑、狂暴却蕴涵着脉脉温情的神奇世界。不知道为什么海水有些浑浊,以往给人以深邃感觉的蓝色变成了暗灰的土色。难道“黄海”由此得名?我不禁胡思乱想起来。

  这时大海正在涨潮,海浪不知疲倦地冲刷着沙滩,清晰的水印曲线分明在告诉人们大海的意志是不屈不挠的:大海虽然没有手臂,可它舒展的波浪毫不留情地摧毁了沙滩上那些巧夺天工的城墙堡垒和形态各异的沙雕;毫不留情地抹平了一个个精心隐蔽的陷阱;毫不留情地抹平了沙滩上所有的踪迹——无论是热恋的情侣无意留下的印痕、还是才华横溢的书法家的“墨迹”和画家的“杰作”、还是喜鹊以及许多不知名鸟儿蹒跚漫步的踪迹。

  退潮以后的大海,才会裸露出大片大片沙滩,那厚厚的细沙紧密地融合在一起,犹如一大块一大块金黄色的毡毯。按照自己的意志,大海把它用浪涛精工研磨的一颗颗卵石不厌其烦地一次次送到岸边,大大小小五彩斑斓的卵石令外地游人爱不释手,俯身拾卵石成为海边一道独有的风景。

  我身着泳裤一面在沙滩上做准备活动,一面望着眼前的大海情不自禁遐想联翩。

  大海是人类的生命之源,是人类最忠实、最无私、最慷慨的朋友。它以无比坚强的脊梁承载着数以万计船舶,数不清的人流和物流在国与国、洲与洲之间频繁交换,促进了人类社会的繁荣和进步;它以无比博大的胸怀孕育了千千万万种海洋生命,为人类提供了丰富的食品、营养品、药品、以及宝贵的石油和矿藏资源;它无比坚毅性格默默无闻地忍受着人类为了自己生存和发展而肆无忌惮倾倒的大量污水、废物、垃圾、甚至有毒物质的侵害……

  5时40分钟准时下水。

  在齐腰的海水中,我让海浪轻轻地冲击拍打着身体,用力舒展双臂,义无返顾地扑进水里,迎着一个个海浪舒畅地向里面游去。大约离开岸边有五、六十米的样子,我调转方向九十度、与海岸线大体保持平行,然后朝西北方向游去。今天海浪的方向与身体右侧大约成120度角,基本是顺水顺流,游起来很省力。当波涛逼近的时候,迎着它顺势游上波峰,波涛过去的瞬间身体呼啦一下子落入波谷,非常刺激。可惜今天的涌浪不算太大,否则还要刺激。

  茫茫的大海一望无际,起伏的波涛连绵不断,海里没有人影,也没有航船,只有澎湃的海浪和海浪拍打沙滩的声响。我并没有感到丝毫的孤独或恐惧,在波峰与波谷之间上下飘飘悠悠,而目光始终没有离开那道雄伟的防风林带。

  那条防风林带像蜿蜒盘踞在长长沙梁上的一条长龙,是五十年代人民解放军住日照部队历尽千辛万苦沿着海边种的。如今它们是国家级的防风林,位于西北头的“大沙洼”林场也成了国家级森林公园。可惜的是许多松树的针叶呈现出黄褐色,远远看去已经连成了片,不知道是虫子作怪、还是得了什么毛病,沙丘上处处可见枯萎将死的树和一棵棵裸露的树桩,真是可惜。为了修建“万平口”浴场到“大沙洼”森林公园的沿海旅游公路,甚至砍伐了一些好端端的树,搞成了草坪、灌木等园林小景。种树不容易,小树长成大片的森林更不容易,真搞不懂那些当家人是咋想的。

  根据岸边的参照物,估计已经游了二十来分钟,我赶忙往回游。因为逆水,往回游有点儿费劲。浪花不住地打在脸上,海水不断地呛到眼睛、鼻子、耳朵和嘴里,口中的咸涩一直到了嗓子眼。由于没有戴泳镜,还得抽空抹一抹脸上的海水,速度明显放慢了。尽管如此,我仍然密切地注视着岸边,尽量避免在海浪冲击下偏离方向。

  此时岸边出现了几只喜鹊,它们一会儿飞上树梢,一会儿又落到沙滩上,旁若无人地走来走去,哗哗的浪涛声中不时地夹杂着它们喳喳的叫声,使早晨的海边充盈着昂然的生机。这些可爱的小生灵的欢叫让我猛然间产生了一种缺少了些什么的感觉。忽然间想起好长时间没看到海鸥了。是啊,这海鸥到哪儿去了?我一边想一边在海面上仔细地搜索着,结果多没看到、少没看到、连一只海鸥也没看到。我不禁有些纳闷起来。海鸥为什么要离开这里、它们究竟到什么地方去了?

  记得去年冬季里的那几个月,这儿经常聚集着大群大群的海鸥。在凛冽的寒风中,它们或舒展雪白的翅膀纵情翱翔,宛如一团团白云;或从空中向海面俯冲,宛如一道道白色的闪光;或在沙滩上轻盈漫步,宛如一朵朵洁白的花。那是一幅多么美丽的画图!它们不停地呀呀尖叫着,与风声、涛声浑然一体,那是一支多么动听的歌!记不清海鸥是什么时候销声匿迹的,也不知道“何日君再来”。反正在海滨没有海鸥的感觉挺别扭。想着、游着;游着、想着,不知不觉游回下水的地方。

  小孙一面递过浴巾,一面看了看表说:“一共游了42分钟,今天游的时间不短啊”。我下水游泳的时候他也在沙滩上快步走了半个小时,头上不住地冒着汗。前些日子我劝说他进行健身运动,年纪轻轻挺着个“将军肚”像啥样子?于是空闲时我们经常驱车去海边,我游我的泳,他走他的沙滩,各人忙各人的,倒也很有意思。

  离开时海边人多起来了,有的在慢跑,有的在伸腿撩胳臂活动,有的弯着腰专心致志拣卵石,还有的把双手握成喇叭状紧贴着嘴面对大海放声呼喊:

   啊——啊——

  那是发自肺腑的呐喊,那声音能够传得很远很远;但是那声音随即被澎湃的海浪淹没了、淹没了……

 

  附注:本文原作于2001年6月25日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