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汪的博客

玩着写 写着玩——不亦乐乎!

 
 
 

日志

 
 

(原创)“战士企业家”老赵  

2008-03-24 06:14:37|  分类: 岁月悠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上照片

       从海边一个小渔村普通的农民孩子、到士兵、到工人、到“人民公社”的小干部、后来到显赫青岛某“啤酒厂”的厂长,时代的烙印布满老赵的人生轨迹;在他的事业达到鼎盛的同时,他开始陷入了困境。经过一番奋不顾身的抗争,但最终还是在政府的干预下选择了退出。这是一个近乎于悲壮的结局,当然带有浓郁的时代色彩……

  我和老赵相识二十多年了,他的战友是我的同事,于是我们一见如故、立刻成为要好的朋友,相互称兄道弟,他热情地邀我去他的啤酒厂看看。老赵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性格豪爽,很乐意交往朋友,我陪同外地客人游览崂山时总要在他的啤酒厂落落脚。那刚从流水线下来啤酒醇香而略带苦涩,大家自然是不会少喝的。酒喝到到高兴之时,老赵总是自告奋勇唱歌,一面说、一面晃荡着身子唱起来:

  雪山啊闪银光,雅鲁藏布江泛波浪,草原春光无限好,叫我怎能不歌唱……

  歌还没唱完,大家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老赵的歌唱得确实不错。掌声刚落,老赵紧接着又唱起来:

  唱山歌哎——,这边唱来那边和。山歌好比清江水哎,不怕滩险弯又多……

  大家又是一阵热烈的鼓掌加上情不自禁的叫好声。老赵唱的《刘三姐》插曲还真有那么点儿山歌味。这时他会端起斟满啤酒的杯子,一边和大家紧紧握手,一边以独特的方式敬酒:

  多谢了,多谢各位好兄弟,我今没有好茶饭哪,只有啤酒敬亲人……

  后来才知道像《刘三姐》、《奴农》、《燎原》、《江姐》、《上甘岭》、《洪湖赤卫队》、《柯山红日》等一大批老电影的插曲老赵都会唱。他唱歌的时候非常认真、也非常投入和动情。这可能与他的经历很有关系。老赵说六十年代当兵的时候每逢星期六都看露天电影,电影里的插曲战士们你记一句、我记一句,然后七凑八凑,虽然没有歌谱,竟然能够完整的凑合唱起来,并很快在战士中间流传。

 我们尽兴地唱一会儿歌、拉一会拉呱、再爽快地干上一杯啤酒,在场的人没有不醉的,醉在那醇香的啤酒里,醉在那优美的歌声里,醉在那深情的友谊里,醉在对那个年代的美好回忆里。朦胧之间老赵又放开了歌喉:

  有过多少往事,仿佛就在昨天。

  有过多少朋友,仿佛还在身边……

  唱着唱着,老赵的独唱变成了在场人们的大合唱,那种感情和气氛是旁人不能体会、不能理解的。分手时老赵照旧端着啤酒、唱着歌儿送行:

  送君送到大路旁,君的恩情永不忘,农友乡亲心里亮,隔山隔水永相望……

  那场面确实感人至深,所有的人无不为之动情、流泪。

  通过一次次交往,我对老赵的了解逐步增多。老赵出身农民,当过兵,复员后当了工人,后来回农村老家当了公社的小干部。1987年镇上刚建成不久的啤酒厂濒临垮台,受命于危难之即他当了厂长。他把治军的方法融于企业管理,带领一帮“贫下中农子弟”和部队退役的“新兵蛋子”获得了极大的成功,竟然在“青岛啤酒”的眼皮底下做起龙头老大,不仅“散啤”和塑料绳捆扎的“瓶啤”占据了青岛地区的半壁江山,而且成为国内啤酒的后起之秀和知名品牌,出口到世界许多国家。从此老赵成为名人,厂里的荣誉室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奖状、奖杯、锦旗和匾牌;他本人也搞不清获得了多少个头衔、称号和奖励;他一举成为成为青岛地区与“海尔电器”张瑞敏、“鞋业大王”汪海、“红星电器”尹钦祖等人齐名的“战士企业家”遐迩闻名于啤酒行业。我曾仔细地参观过啤酒厂所有的车间和每一道生产工序,应当说老赵管得确实不错。他手下的人说,厂长干起活来不要命,已经五十多岁的人了,撇家舍业整天忙活厂里的工作,一般人谁也遭不了那个罪。对这些话我深信不疑。

  老赵的成功使他更加雄心勃勃,他不失时机地搞了二期扩建工程,他要在崂山这块风水宝地上大展鸿图,梦想把他的啤酒做成与青岛啤酒并驾齐驱、甚至超过青岛啤酒的品牌。老赵的想法得到了有关方面的支持,扩建工程很快上马并形成生产能力。

  谁知道处于变革时期的国家经济体制不断的发生变化,市场之手毫不留情地扼住了老赵的咽喉。当时他的啤酒厂产销两旺,没有丝毫出现险恶局势的迹象,因为老赵的啤酒与青岛啤酒这只本地“狼”已经和平共处了十多个年头。然而没多久老赵就招架不住青岛啤酒突然发力的凌厉攻势。1999年春天我去看望老赵,发现当年那个生龙活虎、踌躇满志的老赵变化很大,满脸疲惫,忧心忡忡,说起话来有气无力。原来青岛啤酒放下“啤老大”的架子,猛地杀了一个“回马枪”,销售策略从以出口国外为主改变为国外、国内两个市场一起做;依靠青岛啤酒百年品牌的优势、世界上知名度优势、以及生产和销售规模的优势,在降低销售价格的同时推出了“新鲜度”管理,即在青岛本地能喝当天的青岛啤酒、在青岛以外能喝一个星期以内生产的青岛啤酒。老赵的啤酒自然不是青岛啤酒的对手,一个回合下来就被逼到了死角。

  而老赵的办法仍然是“老三篇”:开展销会、搞有奖销售和广告宣传,除此之外是苦苦地思考和忿忿不平地埋怨:“我们的啤酒牌子好不容易才创出来,一个青岛市为什么不能有两个品牌的啤酒?”

  看得出他在与青岛啤酒进行着最后的生死抗争,看得出他已经身心俱疲,看得出他已经没有力挽狂澜的力量。青岛的市民在随意选择自己喜欢啤酒的同时,把“青岛啤酒”与老赵啤酒之间的竞争戏称为“两义战争”,原来青岛啤酒集团公司的原老总叫彭作义;老赵的名字里面也有一个“义”字。这“两义战争”后来被《经济日报》记者写进了评论。

  市场不同情弱者,市场不相信眼泪。“两义战争”不长时间即告结束。在青岛市人民政府干预下,青岛啤酒终于圆了统一青岛地盘上啤酒的梦、老赵的啤酒厂则脱离了半死不活的困境。当然老赵啤酒的牌子没有改变,谁改变谁就是地地道道的大傻瓜。

  富有传奇色彩的老赵“出局”了,很多人觉得意外。市场经济本来就如此,殉情虽然悲壮却无人怜悯。老赵已经从电视、报纸和文艺演出等公众场合消失了,最终还要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包括那些曾经对老赵的啤酒赞不绝口的啤酒经销商和饮客。

  我是从《青岛日报》看到“青啤”统一老赵那个啤酒厂报道的,接连几天我一直在反复思考。老赵的成功除了客观环境条件外,从性格上看渊源于他的自信与执着;同样,他的失败也和他的自信与执着有很大关系。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生长在正宗的计划经济体制时代,从根上说就没有市场经济的“血脉”和“基因”,即使用市场的外衣加以包装、可骨子里依旧是计划经济遗传的那些密码,于是自信与执着可能会变成致命的东西。

  老赵没有接受有关方面要他出任青啤集团公司副总的安排,自己去一个副食品基地干起养鸡、喂猪的营生。有人说他在执气,有人说他在发傻,而我知道他离不开这个为之倾注了十多年心血和汗水的啤酒厂——老赵去的那个副食品基地建在一座山坡上,与原来啤酒厂相邻,前面是宽阔的沙子口海湾,海面上经常翻滚着白色的浪花、经常停泊着密密麻麻的渔船。

  老赵或许要潜心摆弄那些鸡和猪,作为农民出身的他从小就懂得如何伺候这些玩意,耍着玩着就干了;

  或许老赵不甘沉沦,可他已经到了这个年龄,时间彻底断绝了他再次走出那个美丽山坡的梦想;

  或许老赵要著书立说,以自己的经历启迪和警示后人,他的经历和经验实在太丰富了。可像他那样大起大落的企业家,在中国由计划向市场转移的巨大嬗变中成千上万,以目前的社会环境著书立说只能成为苦涩的回味;

  或许老赵会沉浸在照看外孙和孙子的天伦之乐中,与他结发的农民妻子为他生育了三女一男,老赵一年到头忙于事业和工作,是老伴含辛茹苦把几个孩子培养成大学生、而且各自都有了理想的职业;

  或许老赵正在按照最切合自己轨迹不停地运转着,他人的猜想不过是“看三国流泪,替古人担忧”……

 想到这里我的心境渐渐平静下来,耳边仿佛又响起老赵喜欢唱得那首歌:

 啊——

 喜马拉雅山啊,再高也有顶啊。

 雅鲁藏布江啊,再长也有源啊。

 藏族人民再苦,

 啊——再苦也有边啊。

 共产党来了苦变甜啊,

 苦变甜啊——

 

 后记:

 后来老赵被青岛市人民政府授予“有突出贡献人才”称号并享受相应的待遇。

  评论这张
 
阅读(328)|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